杨木凡

因盗墓笔记入腐,黑瞎子大本命,二本命很多,喜欢的cp也有很多,如黑瓶,黑邪,一八,苍歌,霸歌,利艾,莱杨等等…(太多说不完)

变小了也能爱

连发俩小篇~

费五

当泰罗有意识要醒来时,感觉脸上湿漉漉的,还感觉有两只小虫子在脸上爬来爬去,一睁开眼,一张放大的脸近在眼前,嘴上一湿,赛罗吧唧的一声就亲在泰罗嘴上,某纯情太子嗷的一声就窜下床,一脸羞射的猛擦口水。
“赛罗…你你你……”某太子你了半天却不知道要怎么说,后来想想一个奶娃娃亲一口又不会怎样……
“脑婆,亲亲…”赛罗超级超级不满泰罗对他的嫌弃,小嘴撅得快要到上天了,眼泪簌簌的往下落,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,害得泰罗愧疚得要命,连忙又是亲又是抱的,才把白眼满天的赛罗哄回来。
经过这茬,某太子已经把赛罗为何睡在他床上的事早忘了,还忘得一干二净,可能要到晚上睡觉的时候才会记起……
泰罗洗漱完后喂赛罗吃了些早餐,从储物间里搬出婴儿车,过一会儿打算带赛罗出去转转,放松一下心情。泰罗拿了瓶水和几包婴儿可以吃的饼干,准备带赛罗出去,可泰罗刚要把赛罗放进婴儿车时,赛罗抓住泰罗的手紧紧不放,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逗得泰罗好笑级了,
“窝要脑婆抱,我要脑婆抱。”
泰罗最受不了赛罗对他卖萌撒娇,无奈,只好妥协,于是,泰罗托着赛罗的屁股,赛罗搂着泰罗的脖子,一起去了离住处最近的小公园。
早晨的公园奥并不怎么多,只有一些有孩子的夫妇会带上孩子买了早餐来公园里享用。泰罗抱着赛罗来到一张长椅上,把赛罗放在旁边,拿出食物,边喂赛罗边吃早餐,早餐刚吃到一半,两个年轻的小姑娘就跑过来笑嘻嘻的搭讪,泰罗平常经常接待贵宾,对于这样的小青年游刃有余,不过某宝宝可不高兴了,他都从没有这样对我笑过,他都从来没有用这样温柔的语气对我说过话,
“前辈,这是你……儿子……(怎么有点眼熟嘞)。”
两个女孩在和某太子谈得很欢的时候,总是感觉周遭凉凉的,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有如酒瓶底厚的眼睛,看了半天,才发现旁边红蓝相见正在翻白眼的某宝宝。
“呃……他……他是我朋友的儿子,托我照顾几天。”太子支吾了半天,终于找到一个比较合理的理由。
“前辈,我是银十字会的小成员,有一句话不知当说不当说。”
小女奥1一脸沉重的看着赛罗,泰罗看气氛一下子就变了,直起腰板,点头示意小女奥说,小女奥得了允,看了旁边的同伴一眼,便认真说道,
“前辈,我和小于跟你在这儿聊了差不多五分钟的时间,这位小朋友却向我们翻了不下三十个白眼,根据我多年的经验来看,他可能是得了眼睛精神错乱症和眼皮松弛症,建议赶快就医,不然某一天翻白眼眼皮抽筋,就翻不回来了。”
“噗……”某正在喝奶的宝宝狂吐奶,然后某太子手忙脚乱的找纸巾擦奶渍,
“两位姑娘,你们可能搞错了吧,我见赛…小赛平时并不是这样的,怎么到园里就这样了,可能是不喜欢在这儿吧……我先带他回去,万一在多个症状…就不好了。”表哥会骂死我的!
泰罗告别了两个小姑娘,抱着一脸委屈的赛罗回了家,感觉今天出去就是个错误。

小剧场

赛氏防媳妇被勾搭法
1.媳妇出门必须跟随
2.有人上前搭讪,不要显露出吃醋的样子,静观其变
3.用另类办法博得媳妇关心,让他自愿放弃与别人聊天
4.发现媳妇主动搭讪人,此后看到这人要绕道行走,切勿正面相遇
…………

变小了也能爱

收假前把存稿都发完~


将赛罗的全部用品都归置好后,已接近傍晚,按照说明书调了些营养晚餐,哄着赛罗吃下去了大半,泰罗简单的炒了两个小菜就把晚饭解决了,在屋里走了几圈消了消食,就琢磨着给赛罗洗澡的事。
“脑婆,ki zao~”
泰罗正在想洗澡的事情,赛罗拉了拉他的披风,双手仰起,满脸期待的看着他,
“好,洗澡去咯。”
泰罗先把赛罗放在沙发上,然后去浴室放水,等浴盆里的水快要满时,泰罗才去抱赛罗,可赛罗一看浴盆,抓住泰罗的披风死活都不放手,还哇哇哇的大哭了起来,大喊着
“窝要脑婆和我ki~”
“好好好,前辈和赛罗一起洗。”
泰罗无奈,只好在浴缸里放满了水,挤了些婴儿沐浴露,还拿几个小鸭子放进水里,然后解下披风,自己先躺进浴缸里,把赛罗放到自己的肚子上,水刚好来到赛罗的腹部。
泰罗用毛巾占了些沐浴露擦着赛罗的身子,赛罗学着泰罗,两只肉乎乎的小手在泰罗身上摸来摸去,从小怕痒的泰罗忍着笑意替赛罗清洗了身上的泡沫,然后拿了块浴巾替他擦干净了身子放在沙发上,自己则进了浴室洗澡。
  夜晚来临,叔侄两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泰罗仰靠在沙发垫上,赛罗侧躺在泰罗的腹部,当泰罗低头去看赛罗时,发现他已经睡着了,安详的睡容,以及紧紧抓住泰罗肩甲的小手,让泰罗爱心爆棚,忍不住低头用唇角碰了碰赛罗的额头,经过今天的相处,泰罗发现情况没有像佐菲他们说的那样糟,赛罗明明很乖啊。
  泰罗把熟睡的赛罗放进婴儿床上细心的盖好被子,自己则打着哈欠进了卧室,一脸倦容的爬上床盖上被,进入了梦乡。
  泰罗朦朦胧胧的醒来,双手在床边的柜台上摸索了一阵,摸到手表后看了看时间,凌晨两点,想要起床去看看赛罗的情况,刚一动身,发现腹部暖暖的有重量,泰罗连忙掀开被子,发现赛罗在他的腹部蜷缩成一团,睡得很香,泰罗狐疑的看了看门,又狐疑的看了眼赛罗,这小子是怎么跑到自己床上的,也不忍心打扰到他,只好盖上被子继续睡了,明天可要好好弄清楚,泰罗想。

变小了也能爱 番外

番外我也不知道写啥,把很久以前闲来无事写的论坛体当做番外吧。cp当然是萌萌哒的06咯~
偶文笔正在提炼,有不好之处请担待~
另,如果看id不知道是谁的话,可以问哦~

论坛体

广告君
点击下载   光坛app    光之国最大论坛体,可发照片可卖萌,你值得拥有。  

全国人民都在玩的神论坛   点击“光坛”,飞速下载

下载光坛app, 摇一摇,也许,你下一个加的,就是你的男神,eg:神厨艾斯男神请求加好友(๑`・ᴗ・´๑)

cp06不喜勿入

楼主

问:叔侄在光之国可以领证吗?在线等,特别急

1L爱吃芋头的兔子
喜欢自己的叔叔,打算求婚,但不知道光之国可不可以领证,咨询一下

2L红烧狮子头
(⊙o⊙)沙发?我竟然抢到沙发了d(ŐдŐ๑)?
赛罗,你喜欢你叔叔!!!(⊙o⊙)

3L火火的帅锅
赛罗,你这id搞事情啊,话说,谁叫芋头啊,这么土的名字…………
楼主 爱吃芋头的兔子 回复火火的帅锅:红莲,想打架??!!(▼へ▼メ)

4L叫我绿领巾
芋头,泰罗的中文译名,是光之国的太子。
楼上的,不谢

5L魔镜很孤单
赛罗,瞒我们瞒得这么紧啊,怪不得老翘班,原来是去约会去了
楼主 爱吃芋头的太子 回复 魔镜很孤单:知道就行了嘛,还说出来(⇀‸↼‶)

6L腐妹妹爱美
赛少爷找到真爱了?!祝抱得美人归

7Lahii
祝泰罗教官性福

8L我傻?啥!
这是要搞事情的节奏啊(=•̀口•́=)و✧干巴爹

9L火火的帅锅
唉,赛罗你有了老婆就不要我们这些兄弟了?

谁有那个叫泰罗的id啊?

10L叫我绿领巾
@我不是芋头
楼上的,不谢

11L欧几里布
赛罗,你们啥时候开始的?

12L 爱吃芋头的兔子
喂喂,我开贴是为了知道叔叔和侄子能不能领证,不是听你们在这瞎吵吵!!

13L我为自己代言
赛罗少爷你好,我是光之国的首席法律修正官,根据你的问题,我给出以下答案:
叔叔和侄子可以领证,但前提是你们必须在婚后一年生一个大胖小子,不然将没收结婚证
楼主 爱吃芋头的兔子 回复我为自己代言:红莲,你真的欠揍啊!你别以为开个小号我就认不出你!虽然我很想和泰罗生大胖小子,但不是一个!!!

14Lking的烦恼
赛罗啊,大胆去爱吧,爷爷这就给你写一本叔侄可以领证的法律书
楼主 爱吃芋头的兔子 回复king的烦恼:谢谢奥王爷爷

15L黑夜必备LED
我终于知道你见到我第一句话为什么要说泰罗把我的事都告诉你了(奥特十勇士里赛罗第一次见到小光和翔时原话),丫的你是在宣誓主权啊!泰罗不就是帮了我嘛,用得着这么训练我!!
楼主 爱吃芋头的兔子回复 黑夜必备LED:你才反应过来!!话说,把泰罗的人偶交给我,不然,丫的把你挂马路当路灯!
黑夜必备LED 回复爱吃芋头的兔子:别以为你长着两只兔耳朵我就怕你,我告诉你,这人偶可是泰罗送我的!全宇宙就这一个,你想都别想拿去!
爱吃芋头的兔子 回复黑夜必备LED:哼,夜晚小树林见!

16L我不恐高
赛罗桑要结婚了?可要请我啊,份子钱不会少的
新娘谁啊?

17L清蒸狐狸尾
呦,贼罗你竟然要娶太子爷!吃枣药丸
@我不是芋头  祝你性福

18L钢钢好
赛罗,刚才我去法律部看了下,好像可以结婚诶
楼主 爱吃芋头的兔子 回复钢钢好:还是你靠谱

19L爱吃芋头的兔子
@墙王新生代  老爹,我知道你支持我

20L墙王新生代
ヾ(Ő∀Ő)ノ

21L公主很幸福(尤里安)
明天日报头条:多年表弟成儿媳妇,这是奥性的缺失,还是道德的沦丧

22L驸马很幸福
赛罗,我们份子钱都包好了,就等你们定好日期了

23L我不是芋头
谁艾特我?不知道我工作很忙吗?发生啥事了?

24L帅帅的作废队长
@我不是芋头 放你一个月的婚假,作为大哥我还是很温柔的

25L我不是芋头
啥?? (⊙o⊙)什么婚假??佐菲尼桑你在说啥?

26L蓝瓶的,很贴心
看来芋头君还不知道咋回事啊

27L火火的帅锅
呦,队长夫人来了,有好戏看了。
赛罗去哪儿了??媳妇儿来了不敢出来了?

28L魔镜很寂寞
赛罗你不如就在这儿表白吧

29L我不是芋头
刚才看了眼标题,我现在有空,前天我刚好看了这方面的书籍
@爱吃芋头的兔子
叔侄是可以结婚的

30L蓝瓶的,很贴心
得,看来光之国最近在流行一种能让奥变傻的病毒,又有得忙的了

31L爱吃芋头的兔子
@我不是芋头 泰罗,开门

32L火火的帅锅
我天,够浪漫嘛,竟然直接上门了

33幸福的驸马
幸好我家挨着泰罗尼桑家,可以趴窗上看,诶,为什么他俩说着说着就亲上了,哇,还进屋把窗帘拉上了

34L火火的帅锅
楼主和楼主夫人共赴巫山

35L石头剪刀 布!
我已备好份子钱

36L公主很幸福
我已备好份子钱

37L魔镜很寂寞
兄弟的话应该不用准备份子钱了吧~\(≧▽≦)/~啦啦啦

38L三辉麦疯
啥份子钱?(⊙o⊙)??!

变小了也能爱


当所有警备队员被一级警报声召集到警备队,以为又是贝利亚来攻打光之国时,警备队大楼已经被炸出了两个窟窿,杰克和艾斯赶到时赛罗已经被第二次五花大绑的栓在柱子上,为防止伤人,两个“兔耳朵”也被拔了,头光秃秃的,两只眼睛水汪汪的眨巴眨巴的看着在坐的人。
“咳咳,看一下有谁没到。”佐菲无力的裹禁披风,冷风从身后那个被某奥打出的洞嗖嗖的往里冒。
“队长,还有泰罗教官没到,竞技场大门的锁坏了,教官正在修。”一个小奥回答道,
“那再等等。”
当泰罗踏着矫健的步伐来到警备队会议室时,门刚一打开,一坨红蓝相间的不明物体以每秒十马赫的速度嗖的飞来沾到脸上,伴随着一声吧唧声,脸上像是挂了条河似的,(口)水潺潺,泰罗嗷的一声把那坨物体扒下来以每秒十一马赫的速度扔向佐菲,等反应过来,一声如雷般的哭声从佐菲头上传来。泰罗捂着耳朵定睛一看,原来是个小包子,不过这小包子怎么这么眼熟……莫非………
“赛罗?”泰罗试探性的叫了一声,那包子听见泰罗喊他,哭声戛然而止,然后吹着鼻涕泡泡从口吐白沫暂时昏厥的某队长头上慢慢挪了下来,走到泰罗面前张开双手,
“脑婆抱抱”
泰罗自动忽视了赛罗是怎样喊他的,迟疑了下,然后才弯腰抱起赛罗,脸上又被吧唧了下。
等泰罗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,小家伙已经在泰罗的臂弯里睡着了,轻轻的打着鼾,双手紧紧的拽着泰罗的肩甲,看着泰罗一脸宠溺的看着自己的儿子,赛文不满的假咳了声,手在披风底下气愤的撕小纸条,心里心酸,但面上还是如往日那样荡漾。
“队长,父亲母亲他们下个月就要度完蜜月回来了,如果让赛罗这样闹下去,我想父亲和母亲不想看到一个到处是废墟的光之国。”艾斯叹了口气,看了看泰罗怀里的赛罗,满脸无奈,
“我记得赛罗小时候可从没那么闹腾过,怎么被福库星人变小了就成了这样啊。”初代若有所思的看着赛罗,
“只能这样了。”
佐菲在办公桌上转了十来圈终于想到了个办法,
“泰罗,我看赛罗挺喜欢你的,你先把手头的工作停一停,让雷欧来顶替你,在赛罗未变回来之前,赛罗就拜托你照顾了。”
泰罗抬头看了看赛文,发现他脸上没什么表情,然后看了看四周,发现大家都一脸期待的看着他,点头答应了,
“但前提是不要让赛罗破坏公物。”我的工资已经见底了,当然后面那句话佐菲队长是没说出来的,
“嗯嗯,行。”泰罗听了表示可以。
“还有什么事吗?”泰罗刚想站起来走人,见大家没有动,又重新坐了下来,
“咳咳,我想问问在坐的各位,你们知道‘脑婆’是什么东西吗?”佐菲问,
“队长,为何这么问?”泰罗想起这个词在哪儿听过,
“泰罗教官,你的小名叫‘脑婆’吗?刚才我听到赛罗这样喊你了。”一个小奥说,
泰罗抱着赛罗的手一抖,刚要说话,赛文却接过话头“泰罗并没有这个小名,难道是泰罗身上有‘脑婆’?”
众人七嘴八舌的讨论了半天,还是没得出结果,只好散会。
泰罗抱着赛罗往家赶,马上要到饭点了也不知道赛罗饿不饿,在看不到的角度里,原本熟睡的赛罗勾了勾唇角。

小剧场
赛罗:喂,那个什么裤子星人
某星人:是福库星人了!!
赛罗:哦,服子星人你过来一下
某星人:是福……算了,你要干什么(惊恐捂胸)
赛罗(一脸黑线):你把你那个能把奥变小的枪借我使使
某星人:不借
赛罗(瞪):嗯?最近头痒了,头镖可能挂不住到处乱飞,分尸了也不怪我……
某星人(抹了抹头上的虚汗):好好好,我借,我借

今天会附赠番外~

变小了也能爱 06

致我的永爱,06
这是一篇暖哭,为逗比略ooc,不虐,篇伏不定的文,cp为06,随时坑😂😂不喜勿入,一切只是为了养(tan)宝(lian)宝(ai),后会放送小剧场及小番外。。
背景为舞台剧 亲子之绊

赛罗因为福库星人的能量枪变小了(宝宝形状),要三个月才能变回来。自从赛罗变小后,不知怎么回事,见人就喊“欧吉桑”见人就翻白眼,却唯独对咱的太子爷喊“脑婆”(宝宝音),当然,对于从没来过中国的其他奥来说当然不知道这啥意思了,等众奥从周游过很多地方的小光那里得知“脑婆”的意思就是“次嘛”,某太子已经被某兔子扑倒了~


  自从上次泰罗被福库星人给变小后,光之国过了鸡飞狗跳的三个月,而三个月后,又传来不幸消息,赛罗也被变小了,而且直接成了个说话不清楚口水流满嘴的奶娃娃,这更不得了,想当初太子一个乖娃娃都弄得众奥特兄弟找不着北,那这个不直接把光之国给掀翻了不可。果不其然,当佐菲得到赛罗变小的消息赶去赛文家时,旁边的建筑已经千疮百孔,某熊孩子的哭声是一浪高过一浪的,只见赛文一脸生无可恋的站在屋顶望天,还要提防时不时飞过的“小兔耳朵”,佐菲打了三级盾,确定全方位无死角时开了门进了屋,麻利的窜上屋顶,想采访啊呸,慰问一下这位当事人的父亲。
  “赛文,到底咋回事啊?”
佐菲看着不断逼近的冰斧,向赛文旁边挪了挪,只见赛文望天长叹了三声,然后揉了揉黑得发亮的黑眼眶,最后瞄了眼屋里的儿子才说,
“听赛罗的伙伴说,赛罗和他们一起出任务时被福库星人的变小枪打了两枪,然后就变成这样了,一见到我就喊蜀季,哎,幸好我没心脏,要有的话肯定得气死。”
佐菲一脸我懂我懂的样子,揉了揉被哭声刺痛的耳朵,

“那他为啥哭啊?”
“赛罗说要找脑婆,没找到就在那儿一直哭,我也不知道脑婆是什么东西啊。”
“不如我今天召开会议问问,到时候你带着赛罗去,记住,捆紧点,我可不想修警备队大楼。”
“好。”
目送佐菲的身影消失在街角,赛文抬手看了看表,叹了今天的第108声气,,打了三级盾去了屋里。